她,在我身后

时间:2021-06-04 16:34 来源: 作者:日记网 我要投稿
15岁那年,我因车祸而双目失明从此眼前的花花世界变成了黑暗,没有一丝的光明。

  度日如年,我在阴暗的房间里听着电视里的声音仿佛一切都成了读白,躺在床上空气里似有着悲伤的味道,我柱着导盲杖在地板上反反复复的敲着,这便是我的世界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世界。

  “咚,咚,咚”的声音响起,我从床上侧身翻起拿着导盲杖一步步走向门的方向用心摸索着锁将它的插销解开,母亲摸了摸我的脸“乖孩子吃饭吧,再不吃的话,你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烦燥的将母亲的手甩开,扭过头转身走向了床的方向又躺在上面如之前那样,就像没发生刚才的事一般。母亲走到我床边,低声细语的告诉我饿了的话:她就再煮饭给我吃,便悄然“离开”了。

  18岁那年我已经上了盲人学校在那里我才知道原来还有更多比我还不幸的人但我震惊的是他们都很乐观积极向上,这使我有了乐观的心东,在那里我也拥有了好朋友,母亲每次接我回家都和她分享着老师教给我的心德与一些知识,趣事分享,母亲的笑声常伴我左右。

  20岁那年医疗技术发展起来了母亲带着我去了上海的一所大医院,现在回想起来我也记不太清是哪家压院了,医生告诉母亲时,我在门外的坐得上坐着,当听见母亲急促的脚步声时我可能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我便安慰母亲告诉她没事的,黑暗的世界已经习惯了,我拍了拍母亲瘦小的的后背刚抬起脚就走时。

  “孩啊,医生说医院里有人的眼角膜捐献,我们过段时间再来做手术!"母亲是哽咽着说完这段话的,从中感受到了母亲的喜悦,那时我心中还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母亲重获光明了一般,现在我想想那时的相法真是无知。

  从那天以后,母亲在家里的话语声越来趣少,从早到晚只有早早做好的早饭放在桌上,午饭和晚饭亦是如此,在睡梦中的我在半夜会听见母亲和我道晚安。

  不久如母亲所说过了一段时间就带我去了医院,那时比我还忐忑的母亲在手术前抱着我将近半小时,跟我说听医生的话,到时候不要乱动之类的,她的声音我听出来很紧张就仿佛随时细紧的弦一样,我拍了拍母亲便进了手术里去了。

  手术的我被麻醉了,一切都停止我在医院的一般。

  手术治疗的很成功,我在医院的病床上静养了四月,在这期间我的母亲一直陪伴着我,很早就会回家给我带来了热粥,清淡口味的饭菜。很快我眼前的绷带要被解下来了,我的手紧握着直到我用眼睛重新的看见这个世界,从模糊渐渐到清晰。

  映入眼帘的便是穿着白衣的医生和面露喜色的母亲。我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发愣,一个医生在我眼前摇晃着手指比划着数字让我回答,我回答的很准确,母亲见后立刻拥抱了我。

  就在抱了之后,母亲的手从我身上放下之后,晕了过去。医生见状立马呼叫护土推着手推车把母亲推去了病房,医生看了母亲的状况告诉我是因过是因过度疲劳而导致的急性阑尾炎。我打电话给了父亲,父亲接了电话就赶了过来。看见我之后跟我讲了很多,叮嘱我照看好母亲,父亲转身便去了超市。

  我坐在病床旁,静静地看着母亲的睡颜,在5岁那年母亲还是有着秀丽的长发,打扮的十分艳丽,可现在她头发已成了干净利落的短发,发丝间有着一着白色明显的发丝,皮肤成了营养不良的蜡黄色,眼下的眼袋很重异常憔悴。

  原来在我出事之后,我的母亲从职业女性成了全职太太,照料着我一切的生活起居,在屋内的摄像头里观察着我的一切,害怕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经常假装离开,却在门口处悄悄站着,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堵在齿间的话咽了下去,手抬了上来又抬了下去母亲在我做手术之前拼了命的工作,起早贪黑问亲戚借了很多最后才凑昂贵的手术费。

  我眼里充满了泪水,在眼里打转,我强忍下来没掉泪水。母亲醒来了,看见我的模样,说道:孩子,别哭,伤了眼就不好了。”此时,我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下来,我擦子又擦,最后笑着说。

  “妈妈,我爱你,”我把头磕在病床的床沿上停了很久很久……

  原来,她直在我身后。